当前位置: 首页> 美文欣赏

老巷

发布时间:20-05-17

记忆中,这样的巷子总是很多的。窄窄的曲径而通幽,廊腰而曼长。

最美的应属下雨天,越发衬的巷子幽深神秘,细雨笼罩下给小巷蒙上一层黑纱,远的看,似一条细长的黑曼巴蛇在黑〆漆漆×的大Ⅲ地上蜿蜒,近的看,宛若捉摸不透↗的迷宫۩,虽然脚下的青石板路清晰可辨,弥漫细雨却凭空造出瞑暝薄雾,不知↓不觉中将身处其中的人倒换了时空。

而身处其中一个个星罗棋布的铺子,林立在巷子两旁,倘若巷子是一幅展开的画卷,那么铺子就是其中体态▨不一的人物,既相互依存,也默默倾诉。巷子虽小,所卖东西却一应俱全。早上叫к醒人们的定是小贩的吆喝声,高亢而富有趣味,一声高过一声,与著名歌唱家比起来是г在不同领域上的平分秋色,老李在其★中经营着一间铺子,不╝大┑不小的,独处于巷尾的角落处。铺子是卖酒的,祖传下来的酿酒手艺,传到老李这辈已是第九代了,同酿酒手艺一同传下▪来的还有他们祖辈的经营理念,在旁人看来早已是作古的酒香不怕巷子深的理念,在老李看来仍是经营宝典。大概他和酒在一块久了,变得和酒一样,被盛在一个小小的杯盂里,毫无生气可言。他却○不这样想,固执的认为事情都是和酒一样的,放的越久,也越醇香。

铺子处于巷尾◑↔↕▪,人少是情理之中的,况且正是雨季,风〤一阵雨一阵,这坏天气更使得过往的路人鲜有人来问津。老李已许久没碰酿酒的活计了,他在无人时甚至怀疑他☞的家什已不认识他了,这也不能怪他,他有许多的陈酒还未卖完,并不能盲目扩大生产。而老李却也不着急,每天早上做完店铺例行的事情后,坐在门口竖●起的石◤板上ì,瞪着一双浑浊的老眼,望着风,望着雨,望着安静与喧嚣。其实老李在从老李他父亲接手店铺的μ时候心中是满怀期待的,期待每个人都夸耀着他酿酒的手艺如何的好,他希望将铺子不在委身于这窄窄▓的小巷,它应该有更大的舞台。

时间是个怪小偷,它将原本风华正茂的小李变作身形愈加佝偻的老李,也将老李昔日满腔的热血消耗的无影无踪。事实上,刚接手铺子的时候正值中国经济腾飞伊始改革开放之初,如果老李能┐出去走走,没有局限于自己的小圈子,那么更大的舞台是会属于他的。但⊿经济腾飞所带来的巨大冲击力使老李与他的酒铺猝不及防,轻易的将他与时代☆构筑起难言的鸿沟,好似围城,他出不去,别人也未曾进来。每当他从♥巷头穿行到巷尾时,他总盯ш着脚下光滑的青石板路看,尤其是刚下过雨,奶油般的油腻腻,总让他想起他刚刚酿出的新酒。

这不到二百米的路程,脚下的路慢慢的成了陪伴他唯一的伙伴,以前的旧友慢慢搬离了这里,留他一人在这孤掌难鸣。喧闹刺耳的音乐牵引着他ε的视线,映入眼帘的是一家新开的发廊。◥时下流行的装潢,店内的流光溢彩弄晕了老李,他竟怀疑老宋的儿子是不是真的子承父业做理发行业,倒是真真的像一个酒吧!里面一把陈旧的沙发使得他惊悚起来,老宋果然是走了,果然是走了,他在心里念叨着。眼前的情景刺痛了老李,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他和老宋一帮旧友在沙发上时的谈笑风生。老宋走了,一帮旧友也走了,旧沙发被░丢弃到垃圾堆,老李一人默默在旧沙发旁掩面无声。夜深人静时,他将旧沙发抗在肩上,从巷头踉跄到巷尾,下弦月朦胧得厉害,脚下漆黑的青石板路在惨淡月光下泛出白色浪花,老李看不清脚下路,但脚下每一步的掷地有声使他心里倍感安详。

唯一的儿子在外面漂泊久了,终于愿意回来接手铺子了,个中心意又是其ζ他人所参悟不Я透的,老◥李累了,一开始将酿酒当做生命来经营的他,眼下难以在与他断层∈的时代延续,他希望儿子的接手能使酒铺重现光彩,″一如他刚接б手时的▔热切期许。老李的儿子将酒铺休憩一新,不┕在卖原来酿成的酒,他将酒铺变成了时下流Ⅻ行的酒吧,日夜的喧嚣,来往之人络绎不绝。老李见到新的店铺时,面无表情,双眼依旧的浑浊,无力的望向巷子深处,满眼的灯红酒绿,顺着古朴的青石板路,蜿蜒到远™方。

老巷子最后一间老酒铺也Ъ不复存在了,老巷越来越不像老巷本来的面目,前面的老字去掉更显的合适一些。每晚的静谧月光仍在老巷的青石板路上倾泻┝,它不知道的,老巷的风景变了。

老巷的故⺌事比┄┅岁月还长,更有内涵,老巷里藏着一本古朴的线装书,书里每一个字都有温度,都有穿透力,可以在心中生根发芽,开花结果。〖老巷的故事仍在继续,仍未完结。但老巷里世代聚起的店铺总归是要被泥土掩埋的,随着城市的进步№,钢筋水泥的罗网一步步将老巷吞噬,一步步将最初的老巷化为虚影。

我的思绪轻轻的拂过老巷,轻轻的撑起一把雨伞,踱步◤在泛着油亮∝的∴石板路,低徊,低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