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 经典美文

笔记本情节

发布时间:20-06-29

我这个人吧,从小就有个喜好,就是每次进文具店┗都会往放笔记本的地方钻。这喜好从小养成,一直到现在还保留着。每每如此,身边的朋友都会表示对我的无语——你怎么又看笔记本?你不是还有⿳本子吗!

我就会顶回去&m▬dash;—我喜欢我乐意!

笔记本这种东西也不知道最开始是由谁想出来装订的,随着时代的迁移它也从最开始的方便记事发展成了被人收藏,价值提高的同时价格也成倍地跟着翻跟头。

还记得在我还小Ψ那会儿,大概是我念小学的九十年代,一本手掌厚的笔记本顶多不超过十块钱!如果封面普通平常不大起眼的也就四五块钱。而今,你在哪个文具店还能买到五块钱手掌厚的笔记本?买不┖到了吧!

其实最初买笔记本的目的很简单。小学么,那时候的一大乐事就是抄歌词。没错,就是手抄歌曲的词。不知道当时城市里的小学生在校时都爱干些什么,我们那块小地方小学校的学生⺌可是爱极了抄歌词。那活动风靡全校。什么音乐老师教的儿歌啦,™隔壁班级※哼的所谓的流行音乐啦,亦或是偶然从电视上看到的民谣,听到的主题曲和片尾曲,统统抄下来!

当时在我♂们学校真的掀起了“歌词热”,为了抄歌词不少学生才跑去小卖部买的笔记本。那年头,四五块的笔记本奢侈得不行,作为小学生的我们哪儿敢开口ν问家长要个四五块?家长不打断你的腿!

记得当时我好像是跟家里⊙人说要记笔记来着。凡是要求,只要在要求前面加上一个“我们老师说了”,家里人都不会不答应。即便家里没什么钱,即便你编出来的理由真的破绽百出。就拿我们小学一年级那时候流行的“涂改液事件”来说吧。

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涂改๑液这个词就在我们的小学冒出来了,其突然就如同后来的自动铅笔那样出人意料。似乎是☞当时一个家里开文具店的老杨老师说出来的,又似乎是某个同学去赶圩在街上看到的。总之,当时的学生们都激动了。以至于,一个星期不到,不论年级,所有的教室里,课桌上几乎都放着一瓶。

当时的涂改液多稀奇啊,一小瓶,尖嘴,拔开瓶盖倒着拿,尖嘴对着要改的错字往瓶身上这么一按,那尖嘴里就会吐出白色的水来把错字给掩盖掉,想改成什么字就可以在那白色的水干掉之后写上去,多方便。不像那之前,要不嫌麻烦就去小卖部买那种一角钱一长条的改正纸,哪里写错了就撕一小格纸贴在错字上面,在纸上重写。如果错的字比较多,老师÷能在一页纸上看到十几个方形的改正纸。那改正纸白白的,安静地卧在小本子上,像是在无声地笑话学生们的粗心大意。要是嫌麻烦,直接在写错的字上打个叉,或像部分粗鲁的男生们那样在错字上多画几条线。虽影响美观,却也别无他法。

买涂改液的理由和买笔记本的理由都是相差无几的,等拿到钱买了笔记本,ξ大家也不会互相炫耀。那时候的我们会先做什么呢?会悄悄问同样向家里要钱买笔记本的同学—&●mdash;唉,你怎么跟家里说的?

——怎么说?当然是说这是老师要求买的啦!你呢?

我也咧嘴一笑,我么,ч也是啊。

۩

然后大家就心照不宣地闭了嘴开始抄歌词。

那时候周杰伦正直У“鲜肉&r≯dquo;时期,那时的“SHE&rdquo▁▂▃▄;正红得发紫,林γ俊杰的声音也不再陌生。所以,几乎是所有同学的歌词本里都会抄过那么一句“扁担宽,板凳长,扁担想绑在板凳上”,也抄过“ω秋刀鱼的滋味,猫跟你都想了解”,“圈圈圆圆圈圈,天天年年天天的我……&rжdquo;……

那℡时的我们还不懂歌词的含义,纯粹只是为了喜欢抄而去抄,只要看到了歌词,就会抄下来。记得有一回,老哥让我给他抄了好几首周杰伦的歌。什么“快使用双截棍,哼哼哈嘿”,什么“嚯嚯,嚯嚯嚯,嚯嚯嚯,霍家拳的套路招式灵活ↇ”,抄得当时的我都快背下☑来了。老哥过分起来,还会拿他同学的歌词本跟我轻声细语地商量&◢mdash;—哎,帮我抄两首歌好不好?

我每次都会反问他:你为什么不自己抄?你同学为什么不自己抄?你为什么叫我帮你抄不叫别人?

老哥笑笑,说:谁叫你的字写得好看呢,是吧?

之后我就会装作无奈的样子说好吧好吧我帮你抄。其实心里美得开了花。

很多年后,当我翻出曾经的歌词本时都会对里面的字长长吐槽一遍—&md︱︳ash;谁的字啊,那么丑,一定不是我的,还有错别字呢……

可当年,抄的多开心呐。∩

我想,现℡在的小学生们,或者是那年代的城市孩子可能永远也不会体会到那种心情了。

我们真的什么歌词都抄,有时候会翻出老爸老妈不听了的录音机磁带,会拿新买的CD碟,会问别人拿歌词。那时候家里没人有手机ì,更别说网络了,唯一的途径不是自己找就是问别人。谁跟你分享了歌词谁就是你的好朋友,谁把自己的歌词本藏起来谁就是小气鬼会被大家孤立。为了不当那个会被所有人孤立的小气鬼,大家都会很自觉地分享歌词▇█。Э虽然有时候会有人问上一句:咦,这什么歌呀?你会唱吗?

不管会不会唱,先抄下来就对了!

当时的歌词本真的是一件神圣得不得了的东西,为了表达对它的看重,我们都会在本子里画画,或者贴上一些卡通贴画,电视剧人物贴画什么的。我记得我当时有一本抄了许多歌词的本子里被我一页不Й漏地贴满了贴纸,想着这页要抄什么歌,下一页要抄什么歌,可那个年代∮过去了,那个劲头也就过去了√,就再也没有≤想起过那本歌词本。多年后整理书本的时候偶然看到它,也只会感叹当时的幼稚。

多可惜啊,后半本歌词本还没抄上歌词呢。却┆┇,再也不会想要用它了,只当它是个纪念本§,纪ↀ念的是我们⊙小学那|︴()〔〕个年代的乐趣。

“歌词热”只热了两三年,之后就再也没有撒谎骗家里人要记笔记而买歌词本的经历了,因为那之后买的所有笔记本真的都是用来记笔记的。

我已经记不清自己的第一本笔记本是什么时候买的,这么多年里,我每年都会买很多的笔记本,或大或小,或厚或薄。不过现在为的不再是抄歌词,只是纯粹地喜欢。现在的商家多会赚钱啊,封面设计▲得好看一些,我这样的人就会抵制不了诱惑巴巴地╩往文具店跑,一买就好几本。

不论何时何地何种心情。

虽然有的笔记本买回去再也没碰过,但却不会像买了件衣服不穿那样的后悔。目前为止,我也记不清自己到底买了多少笔记︵本,但我想,如果遇到心仪的本子,我还是会照买不误的。

一本笔记本就像是一种心情,你能拒绝买笔记本,你还能拒绝自己的心情吗?

就像我在苏州买的那本笔记本,灰扑扑的,又那么笨重,但是我还是买了,并把它带回了桂林。因为我喜⿹欢。别人或许无法理解,但谁又规定别人一定要理解你的心情?

我从小学的流水账日记写起,从三年级开始,从短日记写到长日记,真正算得上写日记的是初中时期。高中开始看心情来写日记还是周记,大学以后,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东西算什么。心情来了,一天写几篇,心情未到,几个月都不会下笔。

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这样的东西叫做随笔。随笔,多好听的定义。

偶然看到林海音的《城南旧事》让我心绪再起波澜,她说她想念童年的景色和人物,所以写下了这本书。

我呢,我,也是想念我的童年的。

想念童年的景色,也想念童年的人物。